茶思
发布时间: 2017-05-10 浏览次数: 10


    清晨,端起一杯绿茶,春的景象会浮现眼前,漫山苍翠,蝶飞蜂舞。村妇少女说笑着嬉戏着,巧手在修剪齐整的茶树枝尖忙碌,一点儿也不耽搁采茶,五颜六色衣衫与茶树相映,活像盛开的花朵在骄阳下闪烁,将山坡点缀得春光无限。美好的一天在春天里开始……

    往年的家乡此刻应该也是这一番景象,而今年春季温度较低,雨水颇多,还未听母亲说起家乡已经开始采摘茶叶。儿时的记忆里,在阳光温暖的茶园,我提着竹篾蓝穿梭在溢满芬芳的茶树间,无限欢乐。随着时间的逝去我也渐渐长大,因为春季都已开学,我便再也没有去过茶园。但却时常还念起那抹清香。离开家时,父亲每次都会给我在行李箱里放上一罐他亲手炒制的茶叶。父亲是极爱茶的,他不喜买的茶叶,总说买的茶叶杀青杀得不到位,不够香。也许只有那种用炭火和铁锅炒制出来的茶所富有的口感才满足得了父亲挑剔的舌。我不是很爱喝茶,但却爱闻那种清香,那种来自于家乡泥土养育出来的最朴实的味道。

    大学和家乡一样,在地地道道的皖南山区。茶在这里很普遍,也很美。和家乡比来,黄山的茶特别之处就在于她生在徽州地区,从古至今就带有一份别致的气息。

    黄山产茶历史悠久。明代许次纾的《茶疏》记载:天下名山,必产灵草,江南地暖,故独宜茶。......若歙之松萝,吴之虎丘,钱塘之龙井,香气浓郁,并可雁行,与岕颉顽,往郭次甫亟称黄山......翻阅一些资料,感觉黄山的茶是仿佛从时空之外而来精灵,跳跃在无数爱茶人的指尖,舌尖。

    “晴时早晚遍地雾,阴雨成天满山云”,黄山常常云雾缥缈。在这样的自然条件里,茶树终日笼罩在云雾之中,很适合茶树生长,因而叶肥汁多,经久耐泡。加上黄山遍生兰花,采茶之际,正值山花烂漫,花香的熏染,使黄山茶叶格外清香,风味独具。“天下名山,必产灵草;江南地暖,故独宜茶。”在黄山,山高谷深,常年云雾,茶区遍生香花,采茶季节正是山花烂漫之时,花香熏染,好茶自然遍地都是,有屯绿、有祁红,有黄山毛峰、有太平猴魁,有顶谷大方、有松萝茶,还有近年才创出来的黄山绿牡丹,数不胜数。你哪怕走错了路,找错了人,进错了门,都会品到上等的好茶,这是好客的徽州人待客最为平常的礼节。

    我将从屯溪老街买回的茶叶拨入壶中,青顶的茶形宛如一位身着精致旗袍的美人,芽叶紧裹,秀颀饱满,视觉清爽,堪称清丽,水浸入其中,纤毫四游,却亮却透,一如女子的黛眉水眼。

    我嗅着那清香,看着壶中浮沉的茶叶,陷入沉思。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番景象——隔窗望去,漫山遍野的茶树叶繁枝茂,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整个茶山时隐时现着盏盏风雨灯,如同浩渺江面上点点的渔灯。

    而此刻窗外淅淅沥沥的春雨,时密时疏,不见终点。

作者吴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