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史王茂荫
发布时间: 2017-06-03 浏览次数: 10


安徽歙县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历史上达官巨贾非常多。王茂荫只是其中官位做的不是最大,却最有思想的一位。王茂荫任职道光、咸丰、同治三个朝代,经历了满清政府越来越陷入政治腐败、财政危机、社会动荡,清王朝一步步走向衰落。王茂荫的国家货币发行与流通思想,在王茂荫在世时就受到马克思重视。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83条注释中是这么提到王茂荫的:“清朝户部右侍郎王茂荫向天子上了一个奏折,主张暗将官票宝钞改为可兑现的钞票。在18544月的大臣审议报告中,他受到严厉申斥。他是否受到笞刑,不得而知。审议报告最后说:‘臣等详阅所奏……所论专利商而不便于国’。”虽然只是在注释中提到了王茂荫,但他却是马克思在《资本论》提到的唯一的中国人。

王茂荫(1798-1865),清朝货币理论家、财政学家。安徽省徽州府歙县人。道光十二年(1832年)壬辰科进士。历任监察御史、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及兵、吏、工部侍郎等职。

王茂荫的故乡安徽歙县是全国历史文化名城,王茂荫故居建于清代中叶,是王茂荫亲自督工建造的,他将其命名为“天官第”,可惜那块一直高悬于门楣之上的“天官第”巨匾在“文革”中不翼而飞。这故居当年对于王茂荫来说实乃情牵梦萦之地,因为他“京宦三十年,未尝携眷属”,故乡省亲,必然频仍。后来,王茂荫晚年抱病返乡处理母亲丧事,不久也在这儿惜别人间,葬于离此不远、逆江而上的岑山渡玉子山上,坟墓朝向遥对故居大门。

在晚清浑浊的官场中,作为官僚队伍中的一员,王茂荫在廉洁自律方面表现得也很出众。史料记载他:“性清淡,寡嗜欲。京宦三十载,恒独处会馆中。自本简约,粗布粝食,处之宴如。”“公余之暇,手一卷自娱,京宦三十年,未尝携眷属。”作为一名封建社会的“省部级”官僚,能做到这样真是难能可贵。

从叮嘱家人上可看出王茂荫对名利的淡漠,在封建社会,除了做官、娶妾,能刊印留下一部书稿,这是士大夫梦寐以求的事。王茂荫却说:“我之奏疏。词虽不文,然颇费苦心,于时事利弊实有切中要害处,存以垂示子孙,使知我居谏垣,蒙圣恩超擢非自阿谀求荣中来。他日有人入谏垣者,亦不必以利害之见存于心,能尽此心,自邀天鉴,可以望做好官。惟可传家,不可传世。断断不宜刊刻,切切是嘱。”最后还补上一句:“刻书是我所恶,无论何人总要想著书传世,将来必有祖龙再出,一举而焚之”。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学氛围中,士大夫把留名青史作为人生最高追求,王茂荫能把人生看得如此豁达通透,实在是罕见。不过,历史就是如此诡异,就是这样一位不想留名的人,历史偏偏永远牢牢记住了他。

作者:袁津津